關於部落格
翻開書頁,讓生命流動於文字之中.
  • 6052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《禽獸》Monster ~ 在心中

    劇本型的文本不常出現,類似像《禽獸》這樣又是對話、又是日記體的自傳式文本更是少見。隨著文字流走,讀者好似走進史提夫.哈蒙的電影作業當中,而這份電影作業的主角正是:《禽獸》文本的主角 ~ 史提夫.哈蒙。是虛幻、是真實、是作業、還是寫實的人生,這部片一邊行走,一邊透露出詭譎的氣氛。
 
    史提夫.哈蒙以他自己的視角陳述了一件他自覺被冤枉的案件,在被捲入的事件中,他有可能因為是共犯,被判25 to life(先坐牢25年以後才能申請假釋)。被拘留於牢房的短短時間中,史提夫畏懼於這個空間內發生的事情,強暴、毆打、細故找碴,彷彿在這,所有的人、事、物都不對勁似的,他越害怕這個場域,越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,越想找出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。
    事實上,小鎮發生的搶劫及殺人案件主嫌波波,表明他並不認識史提夫,所謂把風的這項任務,他全交給了金恩(另一位嫌犯),金恩與波波直接參與了這起搶劫事件,但史提夫有沒有將把風的任務做好呢?他避重就輕的,不發出任何訊號以幫助波波及金恩辨別藥房內是否有條子。
    金恩「以為」不做任何訊號便是可行動的意思,史提夫在這部屬於他自己的微電影中,一邊害怕著監獄內的一切不公,一邊想著:是啊!我沒有做任何動作,我沒有參與搶劫,我沒有開槍,所以我不是共犯。
    陪審團也因為史提夫始終沒有動靜以及波波不認識他等的理由,做出無罪的判決。結果宣判那一刻,我相信史提夫肯定冒了一身的冷汗,因為,早在金恩及波波要求他一起參與,他也一起踏進藥房現場的那一刻起,他其實就是有罪的共犯了。史提夫遊走於「有罪」與「無罪」的細線上,在藥房內沒有動作幫他往無罪的一端行走,但他自己知道,即使藥房老闆沒有被殺,他在一開始沒有斷然拒絕就是有罪。
 
    《禽獸》是部精彩的電影,成功的震攝了史提夫及年輕讀者,監獄內動則得咎的情景,同性相侵、互毆似乎都是常態,殘忍的在司法光明的陰影處,真實的存在著,史提夫走這一段人生也真夠刺激的。
    這部小說同時也出現了許多法庭上檢方與辯方律師之間的攻防戰,一字一句,用字譴詞都會左右法官及陪審團的判別,對不太明瞭辯論及法律條文規則的筆者而言,讀來亦覺緊張無比,對於法庭之上「犯罪與否」的判決,也有了新一步的體悟。
    附錄二中作者沃爾特提及自己的生平,他說:「我是哈林區的產物,從小就承襲了這個地方的價值觀、色彩、強悍和愛心。」一個人生長的環境確會影響一個一人的價值觀及之後的發展,但,他也提到了喬治布魯斯公立圖書館對他產生了多正向的影響力,他透過閱讀深入自己的世界,並且發現由於他自己夠凶悍,即使拿著書走在路上,回家途中也不至於遇到太多的麻煩。作者,似乎也想告訴讀者閱讀的價值。
 
    太有趣了,這樣的寫作筆法與成書方式,豐富度十足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